【评论】陈日君枢机:再和韩德力神父对话

326℃ 290评论
【评论】陈日君枢机:再和韩德力神父对话

韩德力神父在十二月的《怀仁通讯》中,撰文《非法祝圣承德主教之后,将来还能「对话」吗?》,表达他对「承德事件」的看法。陈日君枢机于本周发表文章回应韩神父。陈枢机原文为英文,他向天亚社提供的中文翻译,全文如下:

再和韩德力神父对话

陈日君枢机回应韩神父在「承德事件」后发表的文章。

 

韩德力神父与「媒体」

在承德发生了非法祝圣主教的事件后,韩德力神父又讲了话。他对于「海外媒体」对这件事的反应很不以为然。但他所指的媒体明显包括圣座和本人。他说这些媒体「生活在安全之地」,「谴责以及建议处罚这些中国主教」,更「把一切归咎于他们」。

为了公道,我想指出:这些「媒体」其实也如韩神父一样先谴责了中国政府,不同的是:圣座「打算……考虑此次主教祝圣的有效性和被牵连的主教们按教律而言所处身的境况」,韩神父却说他们是「胜利者」。

为韩德力神父,圣座对这事件的关注是属于「『中国教会的外在』。你可以说它是政治的、法律的、或法典的层面。」那末看来韩神父才是「教会的本身」。

事实

我们不如先看清楚发生了的事。我们当然知道这次政府强施了空前的压力,我们知道主教们表示了他们绝不情愿就範。但事实是他们参与了那非法的祝圣礼。他们(虽不情愿地)覆了手。他们共祭了。

韩神父讲述在主教身上发生的事,用了两个不同的字:他先说政府让(英文版用「强迫」)这些主教们「就範」,后来又说主教、神父、教友们被迫「目睹」这事件。本人以为「就範」和「目睹事件」之间有很大的分别。请问韩神父:如果那老人家厄肋阿匝尔(玛加伯下第六章)在强烈抗议后,还是吃了那呈给他的肉,他还算是「胜利者」吗?

对话、对立 

韩德力神父详细陈述国内教会过去如何努力甚至渡过文化大革命的难关。他也讚赏他们现在如何努力保持信仰,建设团体。关于这些没有人会有异见。但是为能继续这样做,他们要付出的代价是否也包括违反教会的纪律,且不听教宗的话(他衷心鼓励国内信徒要忠于教会「从宗徒传下来」的特性)?

我上面的想法为韩神父,等于煽动国内教会「放弃自己的对话之路而对立」。我最近已详细和韩神父讨论过「对话」和「对立」的问题。我说了:国内教会根本没有任何对话的机会(更不用说「尊严的对话」)。我也说了:把不肯屈服于政府不合法的要求称为对立实在可笑。那厄肋阿匝尔老人家不肯吃那块肉是搞对立吗?圣若翰伸出颈来让人斩头是搞对立吗?教宗在承德事件后的十二月一日请教徒们祈祷,求赐中国主教们「勇敢地」为信仰作证,他也是搞对立吗?

韩德力神父说:让国内主教、神父、教友们去评估发生的事。我以为主教们和神父、教友们之间应该有所不同。主教们怎能做自己的判官?至于神父、教友们对事件的评估,我倒敢向韩神父挑战。当然我知道那少少几位承德的神父和他们的教友们很渴望有他们的教区,他们的主教,他们真是这事件的无辜的牺牲品。我也了解他们现在会希望圣座早日宽恕郭金才神父。但是韩神父能肯定国内,不论地上、地下的神父、教友们,同站在他的一边吗?按我所知他们的心情处于极度悲伤、震惊,他们明白:又发生了的事严重地损害了教会的共融。

「合一的教会」

韩神父说主教们的目的是:「成就唯一的中国教会,不再分『非官方』(地下)或『官方』(爱国)的教会团体,而单纯是『中国天主教会』」。这样的一个教会当然是我们大家的最终目标,可惜,现在还没有这个可能。

我不怕解读这里韩神父所说的,其实他想说的统一的中国天主教会,就是把地下团体吸纳入地上团体,在体制上合一起来。我坚持这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这样消灭了地下团体而成功的统一教会还是完全在政府控制下的教会,由非教会机构凌驾主教之上而管制的。这绝对不符合教宗信中所说的。

教宗要大家努力追求修和合一。但现在大家应该而可以追求到的是心灵的共融及一些低调的友谊交往,心急地强求体制上的合一,在地下团体中造成了悲惨的混乱和痛苦的分裂。

我诚心希望韩神父能意识到他对教宗的信的误解形成了怎样的灾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