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韩德力神父

706℃ 375评论

韩德力神父(Jeroom Heyndrickx)认为,基于中国教会的複杂情况,不同人士对于教宗牧函有着不同见解并不意外。

这位资深教会观察家曾就教宗向中国天主教徒发表的牧函表达看法。该篇名为《开启中国教会历史的新篇章》的英文评论,七月六日于天亚社刊登。

在《服从教宗,而不是服从对话的伙伴》最新一文中,韩神父指出上述意见,以回应香港教区陈日君枢机及来自中国的一位不具名朋友的评语。陈枢机的英文评论《不要误读教宗的信》,天亚社于七月十八日刊登。

韩神父是圣母圣心会士,目前是比利时天主教鲁汶大学南怀仁文化协会主任。

他的文章如下:

服从教宗,而不是服从对话的伙伴

针对教宗本笃十六世对中国教会的牧函,我曾应邀发表一些评论,而且我也在我的文章《教宗牧函开启中国教会历史的新页》当中做了表达。一如以往,我所表达的仅仅是我个人的看法,并不代表任何团体组织。而除了陈日君枢机和一位来自中国的朋友之外,我也从公开或地下教会团体收到许多回应,表达他们完全同意我对牧函的理解。地下主教魏景仪的牧函中所说的,正好符合我的观点。这让我觉得,我们大家都在一起,同为基督徒又是朋友,一同分享意见、也帮助彼此正确地去读教宗的牧函。我这两位朋友也是以这样的想法对我的文章做出评论。因为中国教会如此戏剧性又具历史性的複杂情况,人们对于教宗牧函有着不同见解并不意外。找出对的方向,并基于爱德与真理,将之公诸于媒体,对这件事本身是有利而无害的。

虽然我现在实在很想修正我这两位朋友对于我的文章所做的不平的解读,并回答陈枢机对我个人的抨击,然而我觉得我们应该在我们之间更进一步讨论。向媒体发表言论,指出别人如何错误,其结果祇是不利于爱德与真理,并造成对抗和更多的分歧。我们应该寻求更具体的方法,在我们的团体之内对话与合一。这显然也是教宗希望我们去做的,这不影响我们之间表达不同的看法。不过,唯有我们超越既有的歧见,鼓励公开与地下的两个教会团体朋友寻求一同祈祷、一同举行圣祭的可能,才能达到合一,这正是教宗鼓励中国教友去做的。这无疑是他这封牧函当中最重要的牧灵指南,任何人若忽略这点就会误解了牧函。让我们向地下教会的魏主教多多学习。

我们不应该比教宗所说「一同举行圣祭」的主张有更多条件。如果教宗说:『秘密状态并非属于宗教生活的常态』,为什幺还要为地下教会团体的存在找尽理由?教宗在信中,表达了与主耶稣同样的优先考量,也就是:要创造合一与内部修和的中国教会。如果我们适切地读这封牧函,我们应该朝着这个目标做出具体的步骤。圣神将透过这样具体的步骤更有效地发挥作用,而不是透过媒体的任何讨论或对抗。

教宗的信向我们証明了不需要公开对抗也可以用对话及互相尊重的语言清楚地表明自己的原则。在过去的二十五年中我访问了中国教会并与中国政府当局进行对话,我本人很努力地走在对话的道路上。我并不假装我在这方面都是成功的。但我明白利用媒体去证明自己的见解并批评他人,这不需要多少勇气,反而与不同见解的人坐下长谈、克服歧见、以求共识,才需要极大胆识。对话并不等同于示弱。对话才是我们都应遵循的教宗牧函的精神。而且有件事我是很确定的:我是一直忠于自己以及不偏离作为一位天主教传教士的身分。在对话或者任何活动的过程中我从未放弃过教会的任何原则。我在中国曾被列为黑名单、遭诬陷、受误解、被留置数小时审问,甚至有三年之久被列为「不受欢迎人物」,但这些从未迫使我离开对话之路。而今日我仍对教会及教宗服从,而不是服从对我误解及不公地揣测的这两篇文章中的对话伙伴。

教宗的信是朝向一个和解教会的所有华人教友之指南。一个统一的中国教会与一个统一的中国政府之间联合而坦诚公开的对话将是解决问题的良法,至少要比一个分裂的教会与一个分裂的政府之间的对抗要好。